司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http://smpb.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2013-08-30 17:59:52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黑話·老家的人与事 |浏览 3169 次|评论 0 条

有些美德与罪恶是近邻司马平邦古罗马悲剧家塞内加(Lucius Annaeus Seneca,约公元前4年-公元65年)说过这样一句话:有些罪恶与美德是近邻。我说的不是他这句话,我说的是他这个人。塞内加生于罗马帝国行省西班牙,年轻时就来到罗马,擅长演说,对哲学、宗教、伦理道德和自然科学都有研究,公元41年,或由于涉及宫廷阴谋案件,被罗马皇帝克劳狄乌斯流放到科西嘉岛,8年后的公元49年,克劳狄乌斯的老婆将塞内加召回给她儿子尼禄当老师。公元54年,克劳狄乌斯去世...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3169) 评论(0)

2013-08-29 22:11:28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白話·大实话 |浏览 3175 次|评论 0 条

积善之家,必有大庆司马平邦 王进喜,至今仍是大庆的骄傲,并且将成作为大庆永远的骄傲。今天的大庆有一个座规模庞大的“铁人王进喜纪念馆”,刚刚建成不久,由温家宝题写馆名,没想到一个受美国工人高度尊敬的人题写馆名的地方,现在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圣地。而且,我更没想到暑假期间来参观铁人纪念馆的游客居然也这么多,偌大的馆里,人头攒动,大部分都是大庆当地的中小学生,许多是由家长们带着的。现在的大庆人对铁人的尊重和感激仍然溢于言表,其实,只要...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3175) 评论(0)

2013-08-23 6:00:37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白話·大实话 |浏览 17866 次|评论 4 条

女权,抑或为女人学坏找借口司马平邦女人怀孕,又不知肚里孩儿他爸是谁,这事若放在20年前,那得多么伤风败俗――但放在现在,再被电影描绘出来,可能就是另一番罗曼蒂克。由金依萌导演、范冰冰主演的《一夜惊喜》,讲的就是这既伤风败俗又罗曼蒂克的一个女人的故事:某大广告公司的创意总监米雪(范冰冰饰),对自己的事业非常热爱,为此竟许久单身,却不想在自己生日派对上被灌得酩酊大醉,1个月后又发现自己有了身孕,但她因当夜“喝断篇”而实在想不起肚里孩...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17866) 评论(4)

2013-08-20 10:59:06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白話·大实话 |浏览 2770 次|评论 0 条

大师与微妙司马平邦摆在我面前的是两部大师的微电影,吴念真的《新年头老日子》,和吕乐的《一维》,分别来自台湾和内地,它们都被包括在“大师微电影”系列里。既然讲微电影,最好不要先找顶什么大的帽子戴上,你且听我“微微”地讲来,看看这两位“大”师的“微”妙处。《新年头老日子》,一个叫老罗的台湾人,其实不老,才66岁了,刚刚退休在家,忽一日,看着报纸,听着电视新闻,身边一起几十年的老婆正认认真真地做着家务,他竟然要离家出走,而且他的去意竟那么...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2770) 评论(0)

2013-08-07 7:30:11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我的博文 |浏览 3216 次|评论 1 条

人心不古,风月难再司马平邦1996年,赵宝刚导演就把海岩的小说《一场风花雪月的事》拍成电视剧,引起轰动,其时,中国还没互联网,所以,那些眼下中国人许多看似稀松平常的事,比如一夜情,在当时,还只是好莱坞录相带里的专属生活,人家在那儿演,我们在这儿眼馋。但及至今日,你若看过郭敬明的《小时代》,甚至都会觉得如今是我们在这儿演,他们在那儿眼馋――虽然,那也多少仍富有自恋式的想像,但阅读环境的大变化,确实在不断为电影、电视剧和小说的创作者们堆起新...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3216) 评论(1)

2013-08-07 7:29:08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白話·大实话 |浏览 3374 次|评论 0 条

京片子要重整河山司马平邦虽然自己的办公室离潘家园只有咫尺之遥,但离古董这一行其实千里万里,就像,我们中的许多人,已长期生活在北京这个地方,有的甚至已买房置地还迁了户籍,但离真正的老北京一样还是千里万里。当然,现在的北京,似乎也没有任何强迫你必须变成一道地北京人的意思,我们的理由常常是,北京不是北京人的,北京是全国人民的北京,这话里话外的滋味,你好好咋摸咋摸吧。1985年,刚上高中的我曾满怀喜悦地来到北京,呆了好些日子,把从故宫到圆明...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3374) 评论(0)

2013-08-07 7:28:03 编辑 删除

归类在 白話·大实话 |浏览 2980 次|评论 0 条

人书合一司马平邦我小时候最喜欢的评书演播是《大隋唐》,那时候只是每天中午风雨不误地听书,却从不关心这书到底是谁说的,也是在十几年后,在同样喜欢评书的父亲的嘴里知道,那位曾经我最喜欢的演播者,他叫陈青远。陈青远先生在1988年就过世了,他没有袁阔成和单田芳、刘兰芳的长寿,也错过了互联网在中国兴起之后评书艺术的再次民间式繁荣,不过,正因如此,现在偶尔从网上寻到陈先生的一些演播段落,如获至宝。从渐渐了解到的关于陈先生的身份,尤其是19...

查看全文>> 分享 浏览(2980) 评论(0)

关于博主

司馬平邦

民间智库写作者,中国名博沙龙常务副主席。

博文相关

统计

  • 博文(2171)
  • 总访问(132565081)
  • 建立时间:2008-06-06
  • 最后登录:2017-06-06

扫一扫

有不一样的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