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平邦·新千字文
座下三千門客,杯中二兩纏綿;深秋一夜長醉,空負大好河山。
http://smpb.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和田玉传奇》:完璧归和田

2017-04-28 17:40:25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黑話·老家的人与事 | 浏览 668 次 | 评论 0 条

和田、岫岩多玉石,是自古中国的宝藏之地。
中国人爱美玉甚于爱黄金、白银,其实后两者的实用价值更高出前者许多,这足以证明,在许多许多年以前,我们中国人的老祖宗已经突破了物质条件的困扰,而去追求人生的境界,黄金、白银固然从来没有离开历史上的中国人,但文明的发达和物质的丰富往往会削弱人们对这些有价之物的占有欲,转而令人们去追求那些只能用心情和精神来衡量的东西,如美玉。
但有盛世,必有美玉,有时候,一块玉往往不只是玉,它真的能代表一个时代,而且,除了它之外,别无他物可以替之。
春秋战国时代,就有和氏璧的故事,一个喜欢美玉的国王甚至可以用10个以上的城池交换一块璞玉,可见那个年代的中国人其实就已经超越了对黄金白银的迷恋,而且,一直到现在,这作为中国人和中国文化的一种特别的“逼格”标签,一直就没有失去过,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所以,我觉得很多对中国文化并不太知悉的老外们在看如《和田玉传奇》这样的电影时,可能是需要一些辅导的,那不就是一块古代传下来的石头吗?有必要如此大费周章遇魔杀魔遇佛杀佛地孜孜以求之?
在银幕上久违的唐文龙,这次饰演一个功夫高强的采玉大盗,原来可以如《纵横四海》里的周润发一样潇洒地到和田走上一遭的他,同时又是一个内心极度矛盾,且有英雄情结的男人,他的职业和他的个性之间充满了复杂的矛盾和纠结,所以,看似他得玉轻松,怀玉的过程却艰难无比,还是回到文首的话,不就是一块古玉嘛,有这么难嘛?
“怀璧其罪”的道理不知道大家可有听说过?
唐文龙其实不只是一个江洋大盗,更是一个可以带动观众视角认知千年和田古玉价值和文化内涵的人,由盗玉引出救人,由救人再引出优美的西域风情,善良的西域女人,还有就是渐渐复苏的人性良知。
由任正斌和王一楠饰演的另一对贼公和贼婆――显然是两个经过精心设计过的角色,他们的任务当然也是与唐文龙争夺千年和田古玉,但他们的出现是带着创作者明显的商业诉求的,而不只是为了完成故事内容,正如很多以盗匪为主人公的欧洲电影会被处理成黑色喜剧的调子一样,有了这对贼公贼婆的存在,可以令剧情在任何段落都不显得单调,最搞笑的一段是“贼偷贼”,王一楠潜入唐文龙的室中去偷玉,却忙乱中从窗户外跌下,这种角色和情节,我记得多半是用男人去演的,所以说这部电影是把女人当男人使,把男人当驴使一点儿都不过分,所谓喜剧嘛,就是把丑陋的东西的撕烂给人看,所以,当剧情进展到最后的时刻,贼公贼婆的结局可能会给观众一个大大的又惊又喜。
作为本剧最大的BOSS,祥哥(傅斌饰)和最大的花瓶萧楠(傅莹莹饰),这缠绕在盗玉故事里一明一暗的两条“毒蛇”,他们身份不明,既像贪官又像黑社会,为了夺玉手段可以无所不用其极,让人想起许多美国西部片里的犯罪团伙,对这样的黑恶势力,作为原本也行不端坐不正的唐文龙也是无解的,但如果剧情就此沦入黑吃黑恶打恶的深渊,恐怕这部电影连过审上画的机会都没有,所以,他们与唐文龙之间的这段恩怨开解,也就成为这个故事最终的大包袱了。
我只能告诉你,是美,而不是丑,的出现摆平这看似根本无法调和的矛盾和无法获得生机的危机,这个谜底还是留给观众们到电影院里自己去寻找的更好。
《和田玉传奇》因为故事发生的特殊地域和文化,从始至终都是歌舞相伴,这是这部电影的又一大特色,中国电影向来不善于制作歌舞,也多半缘于表演者缺少这份特质,但这部电影里的几个少数民族演员看起来个个能歌善舞,所以让我们的观影过程也颇为享受。其实,这部电影里的歌舞也是它黑色幽默剧情的装点和掩饰,保证观众的注意力不时被歌舞分散,保证最后那个大包袱出现后人们仍然觉得异常惊喜。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窦娥奇冤》:一桩千古冤情里的魔…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司馬平邦

民间智库写作者,中国名博沙龙常务副主席。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